Skip to content

最新文章

17

刘武威

【刘武威】
唐杜光庭《神仙感遇传》(见《佩文韵府》卷五“徽韵”“武威”下引。《旧小说》丙集。《道藏举要》第七类。《道藏·洞玄部传类》)。
“汉武威太守刘子南,从道士尹公授务成子萤火丸,佩之能隐形避兵,与敌战,矢下如雨,未至子南马数尺,辄堕地。”
这是一个神话故事。汉刘子南跟随尹公学仙道之奇术,身佩萤火丸便能隐形避兵矢。后因以“刘武威”或“武威”用为仙道奇术的代称。
唐·李商隐《圣女祠》诗:“人间定有崔罗什,天上应无刘武威。”

15

刘蜕埋文,文冢

【刘蜕埋文(文冢)】
唐·刘蜕《刘蜕集》卷三《梓州兜率寺文冢铭序》:“文冢者,长沙刘蜕复愚为文不忍弃其草,聚而封之也。”蜕,音tuì。
唐刘蜕字复愚,荆南人,聚平生所作文章的草稿,不忍丢弃,遂掘土埋之,封为冢,号为“文冢”。后用称文章里手的典故
清·李晖吉、徐灒《文鞭影二集》上卷:“智水墨笔,刘蜕埋文。”宋·苏轼《次前韵再送周正孺》诗:“高风倾石室,旧学鄙文冢。”

15

刘惔倾酿,欲倾家酿

【刘惔倾酿(欲倾家酿)】
世说新语·赏誉》:“刘尹云:‘见何次道饮酒,使人欲倾家酿。’”《晋书·何充传》:“充能饮酒,雅为刘惔(音tán)所贵。惔每云:‘见次道饮,令人欲倾家酿。’言其能温克也。”
温克,蕴藉自持能胜外物。东刘惔很欣赏何充的酒量,说一见到他便想把家中的酒全部拿出来给他喝。后用为咏善饮酒之典
唐·李瀚《蒙求》诗:“刘惔倾酿,孝伯痛饮。”

15

刘氏冠,刘冠

【刘氏冠(刘冠)】
史记·高祖本纪》:“高祖为亭长,乃以竹皮为冠,令求盗至薛治之,时时冠之。及贵常冠,所谓‘刘氏冠,乃是也。”
汉书·高帝纪》:“春三月,行如郡阳。令吏卒从军至平城及守城邑者,皆复终身勿事。爵非公乘以上勿得冠刘氏冠。”
汉高祖刘邦为亭长时,曾以竹皮做成帽子戴,到发迹尊贵后,仍然经常戴在头上。后以此冠为尊荣的象征,规定凡爵位在‘公乘”以上的人,方能得到这种帽子戴。此冠因为刘邦所制,故称“刘氏冠”。后用为咏封爵尊宠之典

13

刘生任侠

【刘生任侠】
《乐府诗集·刘生》:“《乐府题解》曰:‘刘生不知何代人,齐梁已来为《刘生》辞者,皆称其任侠豪放。周游五陵三秦之地。或云抱剑专征,为符节官,所未详也。’按《古今乐录》曰:‘梁鼓角横吹曲,有《东平刘生歌》,疑即此《刘生》也。’”

刘生是古代传说的著名侠客,此人任侠豪,周游各地,齐梁以来,乐府歌曲中多有吟咏。后用为咏游侠之典

13

刘商观奕

【刘商观奕】
宋·张邦畿《侍儿小名录拾遗》引《树萱录》:“刘商夜游湘中,秋月方皎。忽见水中一画舫,有七、八女子容止僈丽,若为呼卢戏,其具俱希世之宝,前有红腊枝擎以金盘。商骇讶未绝,闻舟中语曰:‘紫阳真人昨给刘商黄精二斤,乃玉帝所饵之余,食之者为地仙。’一女子曰:‘此人不远,可邀致之。’忽闻人呼商,遂即舟边拜。一女子命侍儿杨孟珠斟一杯云母浆,商取饮。一女子笑曰;‘此人不固者,无丹元气耳。’因曰:‘慎自修精,去尔贪忍,灵饵渐,近,天爵宜修。’复送之岸。商觇之,直至舜妃庙前,落帆入庙。黎明,庙中得巴笺,诗句后,果得至人遗精,服饵后,不知所在。”

这个故事说的是刘商观奕服黄精而成仙,后因用为咏飘然世外的隐逸生活之典
元·张雨〔商调·梧叶儿〕《赠龟溪医隐唐茂之》:‘刘商观奕罢,韩康卖药还”。

13

刘沔双烛

【刘沔双烛】
《旧唐书·刘沔传》:“初,沔为忠武小校,从李光颜讨淮西,为捉生将。前后遇贼血战,锋刃所伤。几死者数四。尝伤重卧草中,月黑不知归路,昏然而睡,梦人授之双烛曰:‘子方大贵,此行无患,可待此而还。’既行,炯然有双光在前。自后破虏危难,每行常有此光。及罢镇后,双光熄。”
唐·刘沔跟随李光颜作战负伤,昏睡中梦神人授以双烛。虽身处危难中,有双光引路。终得脱险。旧因用为贵人逢难得助之典
清·李晖吉、徐灒《文鞭影二集》下卷:“刘沔双烛,王濬三刀(见“梦刀”)。”

10

刘驴

【刘驴】
《南齐书·刘祥传》:“王奂为仆射,详与奂子融同载,行至中堂,见路人驱驴,祥曰:“驴!汝好为之,如汝人才。皆已令仆矣。”
    刘祥借着说驴来讽刺王奂,说是驴若好自为之,也可以当仆射.后因用为讥蠢才执政之典
    《西崀酬唱集》卷上刘筠《受诏修书述怀感事三十韵》诗:“乘轩思卫鹤,努力效刘驴。”

10

刘伶天幕

【刘伶天幕】
《文选》卷四十七·刘伯伦(伶)《酒德颂》;“有大人先生,以天地为一朝,万期为须臾,日月为扃牖,八荒为庭衢。行无辙迹,居无室庐,暮天席地,纵意所如。止则操卮执觚,动则挈提壶,唯酒是务,焉知其余?”
    晋·刘伶为“竹林七贤”之一,他在《酒德颂》中借大人先生之口,表达了以天为幕,以地为席,纵酒适意的豪放情怀。后用为咏狂放嗜饮的典故
    唐·李商隐《假日》诗:“谁向刘伶天幕内,更当陶令北窗风。”

10

刘孺明珠

【刘孺明珠】
《梁书·刘孺传》:“孺幼聪敏。七岁能属文。年十四居父丧,毁瘠骨立,宗党咸异之。服阙。叔父慎为义兴郡,携以之官,常置坐侧,谓宾客曰:‘此儿吾家之明珠也。”,
    刘孺幼聪敏。叔父刘慎对他十分爱重、故称之为“吾家明珠”。后因用为幼智之典
    《幼学琼林》卷二·叔侄:“谢密能成佳器,刘孺可号明珠。”